PE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E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康佳复活新飞背后半年遣散五千人新加坡资方反悔被没收5000万

发布时间:2020-12-25 19:59:05 阅读: 来源:PE管厂家

今天上午,在拍卖截止时间的最后10分钟,康佳出手4.55亿,成为新飞适格重整投资人,这次拍卖也使新飞不至于走到破产清算的地步。在最后的180天里,新飞利益各方展开博弈,反反复复间,近5000人被遣散。作为一个样本:新加坡人入主后,新飞没有被成功整合成一个有机整体,形成合力,更没有抓紧技术研发。终于,这个曾经的明星企业迎来了它的命运。

“新飞本来不至于走到拍卖的地步。”一个熟悉新飞拍卖内情的人士称。

大遣散

反反复复间,近5000人被遣散。在新飞本部临街的销售大楼,管理人北京沈杜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们在六楼,一楼大厅的电梯和楼梯入口被铁索围起来。靠墙的位置有三四排蓝色塑料座椅,还保留着5月解散员工时的痕迹,第一排的桌子上散落着几个名牌:失业保障局、工信部、管理人等等。旁边饮水机还有半桶水,已经有异味了。

座位旁边,管理人的律师助理和一名当地人因为医疗保险问题对峙了很久。一方索性一屁股坐在蓝色椅子上,坚持让助理跟他一起等一个确认电话。

“我就上楼五分钟行吗?马上就下来。”

“不行。”

想暂离现场的律师助理,面对的是一个一米八左右的壮汉。他穿着白体恤,皮肤黝黑,不动手,不解释,只死盯着助理。律师助理从上海来,一副都市青年的打扮,时髦的油头,浅色的长衣长裤。他瘪了瘪嘴,在一米远的地方站下,身体不情愿地扭动着,低头刷手机。

一份文件显示,5月17日,新飞下发了买断职工工龄实施方案,包含正式工、临时工、外聘人员在内的5493名员工将分成两拨买断工龄,第一批4543人在6月1日买断,第二批根据破产程序随时进行。

整个新飞人丁最多、最繁忙的地方是院里的科技大楼一层。人力资源部占了一整层。那里人来人往,嘴里念着保险、工资这样的字眼。这上面六层的科研部门办公室则显得寂静无声,大多大门紧闭,或者只有一个留守人员:遣散5000多人,是一个艰巨的任务。每天都有员工来问同样的问题,再得到同样的答案,日复一日。

新飞总部大楼

律师认为,此时买断工龄无论对新飞还是员工都是最好的结果。一方面,过重的劳务负担会吓跑潜在投资者;另一方面,新的投资人可能通过其他手段遣散员工。而新飞自己动手,可以保护员工的基本权益。

但是这很难让所有人都满意。在老城区一个饭馆里,新飞的老员工立冬向我提供的一份材料显示:2000左右名职工签字对补偿标准表示不满,在补偿年限、补偿工资标准、发放时间、社会保险费用等方面提出了更高要求。

立冬也曾是一名基层管理人员,在见面的小包间里,他以极低的声音,连着讲了两个自编的、关于管理的寓言故事,一个是猎犬与牧民,另一个是鲇鱼与小鱼。大概意思是君主伤害忠臣,最后受到报复。

立冬穿着新飞的蓝色工服,和常见的新飞蓝夹克不一样,这是一件POLO衫,胸前的新飞刺绣已经斑驳难见。他刚四十出头,人很精神。他弹着烟灰,反复说,感谢新飞,“没有新飞,就没有我现在。”

谈话间不时有工作电话打进来,但立冬坚持不签字同意解除劳动关系,是管理人口中的“三十分之一”。

“我们干了这么多年,就这样了吗?”他一直目光灼灼的,像刀片一样。

悬念

新飞拍卖之前4个月,新加坡丰隆和新乡政府还其乐融融地坐在一张桌子上。2月8日,这天是农历小年,新飞在二部举办了盛大的复产开工仪式。厂区大院里高挂着红色气球。对于新飞员工来讲,一切仿佛恢复常轨:复产是丰隆提出来的,停产时积压了大量原材料和部分在手订单需要消化。

那天,会议发言之后,新乡市副市长、新飞管理人和丰隆的代表套上淡蓝色塑料脚套,出现在车间,代总经理郭站站在副市长旁边,代表新加坡方面的他穿一件浅棕色夹克,车间是闪闪发光的绿漆地面,周边的新飞员工仍然穿着蓝色工服。

“你们要反思,赶快。”副市长对郭站说。

事情似乎正在变好。在新飞的大门口,已经打出了“新新飞”的条幅,但这种希望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去年11月,新飞在法律上已被律所接管,确切地说叫“管理人”。那时,新飞申请破产重整,按照企业破产法的规定,新飞有六个月的时间找到重整投资人。当时的新飞,银行账户现金处在被冻结状态,一笔3500万元的执行款即将被划款执行,直接影响10月工资发放,申请破产是不得已为之。

长草的新飞二部厂区

管理人的律师沈雨晗觉得,这可能只是一种权宜之计。她透露了当时的情境:新乡市政府、新乡市中院新飞案的合议庭法官、管理人以及家电行业专家组成了投资人评审委员会。本来是新飞电器最大股东的丰隆申请成为重整投资人。它提出的条件没有被拒绝的理由:百分百偿债,追加投资10到20亿元。缴纳5000万元押金。

但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充满悬念:丰隆没有派出新加坡的代表,而是聘请了一位代总经理郭站负责。郭站是新乡本地的商人,根据四年前的媒体专访,郭站曾从事过农药、酒店和白酒行业,事业版图未走出过河南。这让当地的不少人感到蹊跷。

而在4月13日,距离截止日期只有不到一个月,丰隆突然反悔,放弃自己的重整投资人身份,并发布撤资公告:寻找当地合作伙伴收购新飞股权,且已与当地合作伙伴就收购达成框架协议。一个接近重整案内情的人士称,这个合作伙伴就是郭站。

“有种被哗笑的感觉,玩的人手段并不高明。”万朋认为。他在新飞工作10年,以老新飞人自居,活跃在重整案中,他讲述的版本是:今年4月,丰隆找到当地政府,提出寻找“神秘的Mr.A”计划。Mr.A即接盘人。那时候他就知道,丰隆打定主意放弃新飞。

“你知道在场什么反应吗?骗子,这是诈骗。”万朋提高了声音。

丰隆的反复触动了各方利益。从法律上讲,重整期间新飞处在管理人模式下,不能绕过管理人和法院私下收购。“说实话,都谈不上拒绝。”律所的沈雨晗依然保持谨慎的作风,“不管是他有什么不好的目的,还是说他确实是对重整程序的无知,至少他没有主动联系过法院和管理人,从来没有拿出协议。”

很快,郭站的身份被宣告失效。他很久没在新飞公司内出现了,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还停留在5月的采访中。他接受采访时,用了外资限制的理由,解释丰隆为什么不能继续担任重整投资人。

一位新飞的中层对我指出,大股东之所以这样反复,可能是在跟政府博弈。“做出姿态,或换取政府更多的优惠政策,或能走得更轻快一些。”

治疗荨麻疹的中医院

治男性不育专科医院

看尖锐湿疣的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