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E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世世代代都当汉奸的家族孔圣人的后代族裔

发布时间:2021-01-07 12:29:18 阅读: 来源:PE管厂家

世世代代都当汉奸的家族 孔圣人的后代族裔

“伟大”的孔圣人的后代族裔在上一个千年(1000--1999)中,每当外族侵略者大规模入侵并试图奴役华夏民族的时候,几乎就没有一个“圣门后裔” “孔家血脉”能够站起来组织百姓起“义兵”之类抵抗外族入侵,恰恰相反,他们总是立即迅速的向外族侵略者投降屈服,屁颠屁颠的上赶着请求这些外族侵略者去册封延续他们的“衍圣公”的封号,能够再次得到这些外族侵略者建立起来的“朝廷”的膺赏,一副奴颜媚骨的贱样,真不知道到底从哪里才能看出这群腿脚腰身全都站不直的奴才,到底周身哪个地方有什么圣人之血,竟然能让他们成为什么拥有“全人类最详密最准确持续使用时间最长的家谱”的“孔门圣裔”!

北宋徽宗崇宁三年(1104年),孔子第四十八代嫡孙孔端友袭封“衍圣公”。但在1128年,由于女真金国大兵侵宋,后来的南宋高宗--当时的康王赵构南逃,孔端友以应诏书“拜谒圣天子”为名,仓皇逃离曲阜,背负孔子的弟子子贡雕刻的孔子及夫人亓官氏的楷木雕像随驾南渡,后世居衢州。孔端友成为孔氏南宗始祖,这一宗历经六代衍圣公,约两百年。

与此同时,女真金国也册封未加抵抗便主动投降金军的孔端操,也就是孔端友的同父异母的弟弟袭封了“衍圣公”,以主持曲阜孔庙祭祀。孔端操成为北宗之始。而后过了一百年,由铁木真的儿子窝阔台率领的蒙古汗国的军队占领山东曲阜,又立既非孔端友也非孔端操的直系后代的旁支后代----孔子第五十二代嫡孙孔之全为“衍圣公”,这样,13世纪20年代(1220年代),蒙古、金、南宋三国并立之时,曾出现“天有三日”—三个“衍圣公”(孔端友直系后代、孔端操直系后代、孔之全)的局面。

够恶心了吧,来一个异族侵略主子,我们的孔子圣人后代就投降一会儿,然后撒娇拍马屁要一个“衍圣公”的名分,还真是应了孟轲孟夫子赞美孔子的那句所谓“圣之时者也”(出自《孟子·万章下》意思是说孔子是圣人中能适应时势发展的人),真是“之时者”甚矣啊!“之时”到了认贼作父卖国求荣的地步!这里面那个投降蒙古的大汉奸孔之全还曾经跟随蒙古军队与汉人的南宋王朝交战,是被蒙古人当做炮灰替死羊故意让其死于跟汉族同胞血肉相残的战场上的,孔之全对异族侵略者们建立的专门残杀汉民族同胞的蒙元王朝,当真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啊,我呸!!这种让人想吐的戏码究竟要演到何时才算是到头?到头,还早着呢,还有的是呢!

在蒙古汗国蒙哥汗统治的时候,蒙哥的弟弟忽必烈管着华北的河北山东一带的事务,那正是圣人孔子的后代们大量聚居长住的地方,孔子的后人们对当地汉人百姓如同地狱一般的惨状生活装聋作哑,没有半句上表,没有一字抗议,只管当他们的“衍圣公”!事实上,根据蒙古人多桑写的《多桑蒙古史》的第二卷第二章引语所证明,蒙古汗国早在成吉思汗铁木真时就早有法令,蒙古人“杀一回教徒(伊斯兰教徒)者罚黄金四十巴里失,而杀一汉人者其偿价仅与一驴相等。”,既然命价差出这么多倍,杀个汉人才赔偿这小点钱,为了发泄找乐子,当然是想杀就杀想砍就砍,不杀白不杀,就跟砍着玩一样,蒙古士兵有时候是不高兴为了发泄,有时候是高兴喝醉了,有时候是试一试手里的刀快不快,有时候是出去打猎杀动物之前热热身,总之,但凡有一点理由,蒙古人都会用它来作为杀死汉人以取乐的理由!整个中国的北方几乎是十室九空渺无人烟惨不忍睹村村血海,尚铖主编的《中国历史纲要》中认为:蒙古灭金后得户八十七万余,口四百七十五万余,比金章宗太和七年 (1207)年统计户七百六十八万余,口四千五百八十一万余,少了90%。按照这个统计,北方被屠杀汉族人民人数约四千万。蒙古人在中国屠杀各族人民和他们在阿拉伯半岛、中亚、欧洲东部的行为丝毫没有分别。蒙古帝国在中国境内的种族灭绝,是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受害者的人数,被作为世界记录,明文记载在《吉尼斯世界记录大全》的1985年版中!!蒙古士兵又何止是光在北方随意的无差别的大屠杀,在整个中原汉族地区,蒙古人到处都随意的无差别的杀死各类汉人:

根据明朝初年宋濂和刘基(刘伯温)等所编修的《元史》中记载,仅陕南一带双方交战后,南宋军队阵亡士兵和被屠城的百姓就达数十万。《元史》中所载,蒙古攻宋时,共屠城二百,包括最大规模的常州屠城。元灭宋,得户九百三十万,比较南宋宁宗嘉定十一年(1218年) 的户数一千三百六十万,少了30%。按每户5人计算(金朝境内每户平均5.4人),南方南宋境内被屠杀人数约两千四百万!!据《元史。世祖本纪》,“元世祖至元十九年,以四川民仅十二万户,(南宋)官府本所设二百五十余万户,令四川和省议减之”。元至元十九年是1282年,距离元军平定四川的1278年仅晚4年,也就是人口数只有战乱发生前夕的4%,这就说明了四川省在当年与蒙古的战争中人口减少的惨况令人震惊。仅仅成都一城城内被屠杀至少140万人。城外数都数不清,下面是从中国地方志找到的记载。旧《成都县志》引明人赵防《程氏传》,该传引元人贺清权《成都录》曰: "城中骸骨一百四十万,城外者不计。”又引元人《三卯录》曰:“蜀民就死,率五十人为一聚,以刀悉刺之,乃积其尸,至暮,疑不死,复刺之。" 于是赵防感叹曰:"元人入成都,其惨如此!"。明朝正德、嘉靖年间诗人文学家杨慎(字升庵,是《三国演义》中开篇词“滚滚长江东逝水”的作者)所著的《杨升庵遗集》亦谓:"宋宣和中,成都杨景盛(即杨升庵的祖先)一家,同科登进士第十二人,经元师之惨,民縻孑遗,以百八十年间,犹未能复宋世之半也!"

而这个时候我们的孔子后人在干什么,在争着向侵略、奴役和大屠杀我汉民族的异族侵略者的蒙元朝廷的统治者,蒙哥汗的弟弟--主管华北的忽必烈撒娇,想要当 “衍圣公”呢!先头一个衍圣公孔元措1252年死了,其儿子侄子等一帮孔家族人就开始争夺这“衍圣公”的头衔,直争得是面红而赤骂成一团狗急跳墙!这些圣人后裔也不管什么“夷狄天所厌之”了,也不管什么“夷狄之有君,不若诸夏之无也”(语出《论语·八倄》)了,全都亲自到忽必烈身边来添臭脚,忽必烈哈哈大笑,回应道:“尔等皆回,务要竭力苦读,若果有才华,朕方能封官”(姚燧《中书左丞姚文献公神道碑》),也正是在这孔子诸后裔狗咬狗的这一年(1252),忽必烈也许是存心想要玩弄孔子后人,把他们当狗耍,更也许是想要玩弄所有汉人读书人的尊严,他这个汉字根本认不得几个,汉语根本只会简单用语,连孔子死了多少年都不知道还要问旁边汉人谋士郝经的蛮夷胡虏酋长,居然在姚枢、窦默、许衡等一帮忠于他的汉人“理学名师”们的簇拥之下,接受了“儒学大宗师”的无耻称号!这样荒诞绝伦无耻至极的闹剧,孔子后人们不但不去争辩,还都上赶着抢着去上表庆贺,说什么这是“实质荣归”“名实相副”“圣人开颜” “吾皇圣明”了!!

光阴荏苒,一晃又是四百年,蒙元在中国呆了一百多年被明太祖洪武皇帝朱元璋所推翻,汉人王朝朱明又统治了两百六十载,却突然蹦出来了个女真,所谓建州女真者,又给自己起名字叫做大金国,这个大金国不管是胡乱冒认祖宗还是真就是宋朝那个女真金国的后裔,总之这又一个大金国就又重新崛起了,后来这大金国在 1634年又变成了所谓的“大清朝”,这女真之族名也改成了“满洲”,于是便有了满洲清朝,满清出现了。满清1644年趁李自成的闯王军队攻入北京,大明朝崇祯皇帝朱由检自缢,福王朱由菘逃到江南组织南明之际,与山海关总兵吴三桂合并一处而南下中原,一路原明朝守将虽也有如史可法、阎应元等坚持抵抗不止着,但多是什么李成栋、郑芝龙之类,多尔衮和多铎进南京城时,那南明官员们的降书降表堆满了南京明皇城的玉阶,多尔衮根本不厌烦听完!而多尔衮的惨无人道的大屠杀却随之开始了,非要把汉人蓄满头长发后竖起发髻的发型(儒家讲“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出自《孝经·开宗明义章》)硬硬改成满洲人的前额剃得精光后面留一条猪尾巴长辫子,非得把汉人的祖先们从西周那会子就已成定势的大袖开襟宽衣Y字领右衽的华服冠裳(也就是汉服,非是汉朝之服,乃是汉民族从西周到明朝灭亡前的服装)硬硬改成满人穿的对襟盘扣蜈蚣扣马蹄袖的“马褂”(满清灭亡后中华民国之汉人男子亦多有穿着者,民国男装便是杂穿:中山装、西服、马褂、长衫。直到毛泽东时代,才让这沾满华夏汉民族血海深仇和奇耻大辱的马褂,跟长衫、西服等一起彻底消失在了中国大陆广袤的土地上,中国男性一律是中山装国防绿仿军服,女性也彻底脱下了民国年间改自满族女人旗袍的上海洋场旗袍,穿上了连衣裙和衬衫。倒是自己放屁胡扯蛋一般宣称是“保持了民族传统文化”的台湾、香港,倒是把这马褂旗袍继续留存下来,跟西服和西洋晚礼服一并成为常礼服了!到底谁才是真正继承了中华文化,到底谁才是真正肩负起了华夏汉民族的精神,以此一眼便能观之!!),当时满清严格命令,如果汉人不答应“剃发易服”的命令,则必需得一律不留情的斩杀。目的也很简单,就是为了让被征服者汉人全部在直观外貌上跟满洲人一致,消弭汉人的民族不同的区分意识,并且用大屠杀来震撼汉人的抵抗意志,使其不敢再有违抗之心!!“遵依者为我国之民,迟疑者同逆命之寇,必置重罪;若规避惜发,巧辞争辩,决不轻贷。”“不随本朝制度剃发易衣冠者,杀无赦。”(出自:王先谦《东华录》卷五顺治元年条) “所过州县地方,有能削发投顺,开城纳款,即与爵禄,世守富贵。如有抗拒不遵,大兵一到,玉石俱焚,尽行屠戮。”(《清世祖实录》卷十七顺治二年六月丙寅)

在此等严令之下,本来乖乖投降满清愿意当顺民奴才的江南百姓,也被逼迫着起来反抗,想要保住自己的先祖们传承了几千年的衣冠和发型,以嘉定三屠为例,满洲统治者“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的命令一下,一向“民风柔弱”的江南民众的反抗怒火,立刻在松山、昆山、苏州、嘉兴、绍兴、江阴等地熊熊燃烧。嘉定城中民众不分男女老幼,纷纷投入了抗清行列。然而,临时组织的民众义军无法与满洲正规军和汉奸军的联盟对抗。乙酉年七月初四嘉定城破后,清军蜂拥而入。当屠城令下达之时,清兵“家至户到,小街僻巷,无不穷搜,乱草丛棘,必用长枪乱搅。”“市民之中,悬梁者,投井者,投河者,血面者,断肢者,被砍未死手足犹动者,骨肉狼籍。” 清兵“悉从屋上奔驰,通行无阻。城内难民因街上砖石阻塞,不得逃生,皆纷纷投河死,水为之不流。”若见年轻美色女子,遂“日昼街坊当众奸淫。”有不从者, “用长钉钉其两手于板,仍逼淫之。”(《嘉定乙酉纪事》)史家慨叹:“三屠留给这座城市是毁灭和不知道德为何物的幸存者。” (魏斐德《洪业─清廷开国史》)。血腥屠杀之后,清兵便四出掠夺财物。 “兵丁每遇一人,辄呼蛮子献宝,其入悉取腰缠奉之,意满方释。遇他兵,勒取如前。所献不多,辄砍三刀。至物尽则杀。故僵尸满路,皆伤痕遍体,此屡砍位能非一人所致也。”大屠杀持续了一日,约三万人遇害,“自西关至葛隆镇,浮尸满河,舟行无下篙处”。更有甚者,清军“拘集民船,装载金帛、子女及牛马羊等物三百余船”,(《嘉定乙酉纪事》)满载而去。

除嘉定三屠外,还有屠江阴,屠昆山、屠嘉兴、屠常熟、屠广州、屠赣州、屠湘潭,此外还有,屠大同、屠四川等等,满清政府甚至勾结台湾岛上的荷兰殖民者,攻屠思明州(今福建厦门)义士百姓屠戮殆尽,尸积成山,血流成河。清军攻陷昆山,屠城三日,“杀戮一空,其逃出城门践溺死者,妇女、婴孩无算。昆山顶上僧寮中,匿妇女千人,小儿一声,搜戮殆尽,血流奔泻,如涧水暴下”!(王家桢《研堂见闻杂记》)1649年(永历三年顺治六年)郑亲王济尔哈朗占领湖南湘潭后的屠城;同年镇压大同总兵姜瓖为首的山西反清运动,“朕命大军围城,筑墙掘濠,使城内人不能逸出,然后用红衣火炮攻破,尽行诛戮”,不仅大同全城军民屠戮殆尽,“附逆抗拒”州县也不分良莠一概屠杀。1650年尚可喜与耿继茂攻克广州时的屠城“再破广州,屠戮甚惨,居民几无噍类。……累骸烬成阜,行人于二、三里外望如积雪。因筑大坎痤焉,表曰共冢。”“甲申更姓,七年讨殛。何辜生民,再遭六极。血溅天街,蝼蚁聚食。饥鸟啄肠,飞上城北,北风牛溲,堆积髑髅。或如宝塔,或如山丘……”。充分暴露出满清侵略者标榜的“吊民伐罪”的伪善。这类血淋淋的事例在史籍中屡见不鲜。古语云:“杀降不祥”,清军往往以 “恶其反侧”等借口将来降军、民屠戮一空”

满清入关20年后,满清康熙三年,1664年,随着在重庆东部湖北西部活动游击抗清的李自成后代李来亨的“燮东十八家”的被满清剿灭,中国大陆上再也没有华服冠裳的汉服出现,仅有郑成功的儿子郑经还在台湾岛上没有剃发易服,1673年大汉奸吴三桂反正反清的时候曾经再次恢复汉服再次剪去辫子,结果没八年三藩被灭,没十年郑经之子郑克爽跟刘国轩冯锡范一起投降满清,台湾也剃发易服。此时离满清入关已经整整过去了三十九年!从此以后,汉服和汉人传统的束发发型便随之彻底消失在了人世间,再也没有恢复过,按照满清“十从十不从”的规矩,汉服变成了 “僧服道服丧服孝服戏服”,只有和尚道士、演戏戏子、死人和死人家属可以穿,其余穿者皆处死刑。汉服在中国的彻底消失和不复再来,这一点甚至还不如做过明朝200多年附属国,人口比大国少的多的朝鲜李朝能保护自己!“甲申年(1644满清入关之年),吴(三桂)至(北京)齐化门,居民出迎,见百姓皆剃发,垂泣曰:“清人轻中国矣,前得高丽(朝鲜李朝,高丽是李朝前朝鲜半岛统治政权的国名,存在于923年到1392年,1392年高丽王朝被其将军李成桂发动军事政变,被所新建立的被称为李朝的朝鲜王朝灭亡,明朝人却经常不改用新称,仍然遵从旧称古名,仍叫李朝为高丽),亦欲剃发,丽人以死争之曰,我国衣冠相传数千年,若欲去发宁去头耳!清人亦止。我堂堂,不如属国耶?我来迟,误尔等矣。”(《搜闻续笔》)1634年满清太宗皇帝爱新觉罗.皇太极进攻朝鲜李朝,占领平壤一路攻入汉城降服朝鲜李朝国王,本来意欲让朝鲜人都“剃发易服”,朝鲜人哭诉说几千年这样穿着不能放弃,满清就饶恕了朝鲜人准许他们依旧穿着旧时衣服,并且不用剃光头发后脑留大辫子。所以今天曾经遭受过满清侵略的朝鲜半岛南北两国,跟没有遭受过满清侵略过的日本一样,还保留着其民族服装 --根据中国从西周穿到明朝末年的汉服改动而成的韩服、和服!!

天津疱疹医院

西宁口腔医院

郑州中医医院

河北癫痫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