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E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俄罗斯文化的最大危机降临

发布时间:2021-01-21 16:08:03 阅读: 来源:PE管厂家

俄罗斯文化的最大危机降临

俄罗斯第四季度GDP出人意料地实现了增长,但与此同时,俄罗斯文化的最大危机也悄悄降临。

俄罗斯第四季度GDP出人意料地实现了增长,当时该国货币危机的影响尚未完全发挥出来。但与此同时,俄罗斯文化的最大危机却悄悄降临。  俄罗斯联邦统计局近期公布初步数据称,去年第四季度俄罗斯GDP同比增长0.4%,相比之下前一季度经修正后的数据为同比增长0.9%,这一增幅远高于经济学家此前预期。

据彭博社调查显示,接受调查的11名经济学家平均预期第四季度俄罗斯GDP将出现零增长。该局还公布数据称,在整个2014年中俄罗斯GDP增长0.6%,与1月份公布的初步数据相符。  在此以前,身为全球最大能源出口国的俄罗斯就已经面临着经济陷入停滞状态的危机,而原油价格大幅下跌近50%以及自1998年以来最严重的卢布危机更是使其走到了衰退的边缘。  美国和欧盟就乌克兰危机而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切断了该国进入国际资本市场的通道,并引发了资本外流,迫使该国当局采取了支出削减措施,并在去年12月份紧急上调了基准利率。  “俄罗斯经济正在逐步进入衰退周期。”莫斯科BSC金融集团(BCSFinancialGroup)的首席经济学家弗拉基米尔·蒂霍米罗夫(VladimirTikhomirov)说道。“很难说情况将在什么时候发生逆转。我预计,衰退将在未来三到六个月时间里发生。”

而对俄罗斯来讲,另一场巨大的文化危机也已降临。日本外交学者网站称,中亚地区人们不愿学习俄语,更希望学习中文和英语,俄影响力大不如前。  据说,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是因为当地的俄罗斯人和说俄语的人受到新纳粹法西斯政府的统治而面临失去他们文化政治权利的危险。  当然,这些指责是一派胡言。但这些指责的确凸显了俄语在一些苏联前加盟国的突出地位。  俄语对这些国家的安全有着直接影响。俄罗斯总统普京曾直接援引2009年的一部俄罗斯法律来为俄罗斯入侵克里米亚的行为提供合理性。  根据这部法律,普京能下令军队入侵其他国家,以支持俄罗斯人和说俄语的人的“荣耀与尊严”。  有鉴于此,中亚国家的语言政策是一件极端重要的事务,要求中亚国家的领导人具备相当的精明睿智。  然而,俄语在中亚的教育机构与媒体中正逐步失去影响力。当然,莫斯科试图抵制这一趋势。  然而,以牺牲俄语为代价建立民族文化与语言的优先地位的趋势作为一种刻意的政策建立在这些国家对其文化二十年的稳步民族化上,建立在它们对世界经济中的全球化趋势保持开放的刻意努力上,建立在二三十年来在广播和其他媒体上对俄语越来越多的限制上。  当然,中亚领导人不会公开攻击俄语,也不会制造一些局势以引诱莫斯科用入侵乌克兰的借口来干预中亚。  但是,虽然入侵乌克兰在中亚制造了并依然制造着焦虑,但俄罗斯的行动给它自身带来的危机使得干预中亚在可预见的未来变成一种较不可能的前景。  由于入侵乌克兰后俄罗斯经历了经济大幅衰退,再开辟一个战场是莫斯科最不愿做的事。  然而,像哈萨克斯坦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这样的领导人会自豪地指出,哈萨克语作为民族语言在不断发展,并且青年学生更愿意学习英语与中文,而非俄语。  在吉尔吉斯斯坦,近期的一个报告显示,有不同势力在起作用,但是带来了类似的结果。

吉尔吉斯学校系统的贫困意味着,尽管俄罗斯宣称非常支持海外的俄语教学,但仅有11%的吉尔吉斯学生能在吉尔吉斯斯坦上较好的俄语学校。其他学生不学俄语,优秀的老师也难以寻觅。当然,所有这些制造了恶性循环。  类似的,在2013年12月,媒体援引俄罗斯一名教育部副部长的话说,自苏联解体以来,说俄语的人已经减少1亿。并不仅有吉尔吉斯斯坦或中亚存在这种情况。  尽管全球化肯定在这里发挥了作用,所有这些国家自1991年以来都采取了严肃的政策,以在其民众中间建立较强的民族认同感。这种政策不可避免地将本土语言置于俄语之前。  这个结果有力地说明,虽然俄罗斯2009年的国家安全战略要求对在海外宣传俄语提供国家支持,但莫斯科显然不会实现它的目标。  这也证明,虽然俄罗斯政府进行了大量投资,但它一直未能实现俄罗斯的软实力。  这一失败的各种表现或许不引人注意,但它们的确意味着俄罗斯在中亚的影响力在不断削弱,尽管它的军事能力依然令人敬畏。  此外,事实证明,中亚国家比预期的更善于避免俄罗斯的侵蚀。纳扎尔巴耶夫甚至公开威胁要离开欧亚经济联盟,而欧亚经济联盟是普京设计的宏伟蓝图的中心部分。在乌兹别克斯坦,总统伊斯兰·卡里莫夫2013年下令在一年级教授英语,在二年级教授俄语。  在这个共和国的非乌兹别克人的学校中,塔吉克人、吉尔吉斯人和哈萨克人也已经减少了俄语教学,同时增加了英语教育。因此,俄语将在乌兹别克斯坦不断遭到边缘化。  俄罗斯能做什么来改变这些趋势尚不清楚。即使在近期的制裁和危机之前,俄罗斯经济也不景气。它实施其政令与计划的能力也很弱。  此外,这些国家显然决意确保和巩固本土语言的地位并捍卫它们的国家安全与领土完整。  另外,俄罗斯即使在其全盛时期也缺乏在中亚展示必要的软实力和赢得当地政府与民众支持的能力。俄罗斯文化不会很快在中亚消失,但是它在逐步丧失影响力,并会日益成为一种历史遗迹。  英语和中文将会取代俄语。尤其是,中国一直在建造孔子学院,并巩固它作为中亚主要商业伙伴的重要地位。在目前形势下,看来莫斯科对这种趋势也是无能为力的。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