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E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核电潜存危机危机-【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0:01:30 阅读: 来源:PE管厂家

中国核电潜存危机危机

近日,经济学家许一力称:核电是能源的未来,肯定是要大力发展的,但看似火热的工程重启背后,中国却有着无法绕过的阴影。

最近几天,关于核电的讨论是越来越多:包括中国最大的核电站在内的四个核电项目已经重新复工,最近国务院两份核电规划文件的颁布,中国的核电事业似乎实质性重启。

核电是能源的未来,肯定是要大力发展的,但看似火热的工程重启背后,中国却有着无法绕过的阴影,这个阴影的来源,恰恰是福岛核电站的所在——日本。

这个阴影不仅仅是在媒体提到的核电技术上,更是在核电所需的铀资源上。换句话说,在铀矿资源上,已是全球第三大核能国家的日本与有40座核电站建设规划的中国,也将如铁矿石一般,不可避免将面临一场场龙虎斗。

大家可能难以理解,一个资源匮乏的日本何以在这方面成了资源大国?这跟核电特殊的背景有很大的关系——当年世界各国对铀资源重视程度非常不够。

冷战结束后,大量核弹头被拆解下来以供核电需求,而军事上的核武器对于铀浓度要求在90%以上,但发电所需的浓度不过3%~5%。

所以世界范围内对于铀矿需求量遭遇到萎缩的十年,巨量的浓缩铀储备得以稀释,在供给量的迅速提升之下,世界范围内对于铀资源的开采出现了长达十年的停滞。

但并非所有的国家都停下了脚步,比如日本就一刻都没有停歇,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进行海外矿产资源调查,到2000年的日本基本实现了海外矿产资源稳定供应。

直到2000年之后,世界各国开始重视铀资源,此后中国与日本在中东的铀资源争夺开始愈演愈烈,这种争夺主要集中在两个国家,一个是哈萨克斯坦,一个是蒙古国。

04年11月15日,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与哈萨克斯坦国家原子能公司签署了“长期战略伙伴关系协议”,只是日本综合商社早已抢先于中国政府与哈萨克斯坦达成了更多实质性协议。

日本在其后的谈判中逐渐占据了上风,仅在2007年5月就与哈萨克斯坦有关方面签署了25项关于能源合作的协定和备忘录。

而为了布局哈萨克斯坦,东芝更是不惜将自己持有的美国西屋电气10%的股份转让给哈萨克斯坦的国家原子能工业公司。

日本政府对于企业在海外的开采活动一直保持这相当高的政策关注,不仅给予外交、政策等多想绿灯,更是常年提供高额的开采补助——对于前期风险程度最高的勘查工作,经费全部由政府承担,而选点后进行矿床勘探时,钻探和坑探工程政府补贴50%,其他工程补贴更是高达60%。

与日本的雷厉风行相比,中核以及广核在哈萨克斯坦的谈判陷入僵局,最终,以同样的股权换资源的方式,却只换得了年铀矿产量1000吨小矿口49%的股权。

哈萨克斯坦的失利只是中日铀资源战争中的一个缩影,蒙古的铀资源之战更具硝烟。蒙古是全球铀矿开发最具前景的国家之一。

国际原子能机构曾指出,蒙古国内的铀矿储量可能超过150万吨。开发后,它将成为世界第三大铀供应国。蒙古的铀矿资源就吸引了美国、俄罗斯、法国、日本等核电大国的目光。

为了获得蒙古的铀矿资源,各国纷纷以核电站为诱饵,俄罗斯最早与其进行合作。此后日本公司则牵头计划在蒙古建设首个小型核电站,各国外长频频与蒙古会谈。

2008年,蒙古国内发生骚乱。俄罗斯媒体当时就认为,这是美国为了获得蒙古的铀资源而发动的"新橙色革命"。作为与蒙古最相邻最具渊源的中国,在与蒙古的铀资源谈判上明显处于下风。

在世界范围内,下一个重点争夺的铀原料海外供应地很有可能是澳大利亚,因为全球38%可低成本开采的已探明铀储量处于该国。

外界都熟知必和必拓等矿业巨头控制着全球几乎80%的铁矿石贸易,却很少知道必和必拓在澳大利亚的奥林匹克坝矿是世界上已探明储量最大的铀矿。

但是,澳大利亚却是日本财团资源布局最深入的国家之一,伊藤忠商事和三菱重工等公司已经早早的在澳大利亚铀资源实施布局。

相比之下,中国唯一以资源开采为主营的中核国际一直处于势单力薄的状态。而国内可以在业务上形成帮衬的中国广核,则在09年才迟迟拿到发改委的铀资源开采牌照。

以2011年的资料来看,全世界的铀资源达成了几大巨头的垄断格局——85%的铀矿来自全球排名前八的相关公司,而这些公司又分别掌控着全球储量最为丰富的前十大矿口。

垄断地位上的绝对优势,不仅在行业准入上设定了相当的门槛,也为铀需求量极大的国家埋下了很深的陷阱。而这个陷阱的目标很可能便是中国。

可见在世界铀资源的争夺中,中国与日本以及其他国家相比明显处于弱风。

与中国中核广核的孤军奋战不同,在日本政府的调剂之下,日本企业在铀资源和核电项目的开发商保持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

随着工程的不断推进,日本本土企业在合作中形成了强有力的攻守同盟,极大地加速了对于核电领域以及铀资源的布局速度。

其实,中国在铀资源的获取上已经无法绕过日本的围堵了。而日本在铀资源的胃口上还不止如此,在几年前美国经济陷入泥潭中时,日本甚至妄图染指美国本土的铀资源矿藏。

巨大的资源缺口,面对的却是更加庞大的跨国企业的绝对垄断。中国在发展核电所必须的铀资源上变成了毫无抵抗的鱼肉,只能以高额的溢价从开发商或者中间商的手中获取资源。中国的核电发展,正在走着钢铁行业铁矿石之伤的老路。

中国在铀资源布局上的短板可能造成的影响还不仅如此,随着稀缺资源政治化的推进,将来的铀资源交易,很可能面临的便是矿产控制国开出的物理条件,比如趁机要求铀矿进口国把核技术透明,如果铀矿用在了我们自己研发的技术上却要全程被管制等等。

既然核电的位置正在不断受到抬升,那么对于其背后可能蕴含的政治风险,我们应该永远不吝做最坏的打算。

针对铀资源之争的愈加火热,中国应该考虑更加强硬的手段和技巧。中国有3.3万亿美元之巨的外汇储备,保证外汇安全的最佳办法并非是购买美元资产,而是将其中更多的部分投入世界市场中去。

其中,资源储备便是可行的途径之一,这很有可能将是解开以铀矿为代表的稀有资源问题的关键。除了购买存储现有的资源,中国的中投公司大可以利用巨量的外汇资产投身于第三世界国家的开发大潮中,以寻找新的铀矿储地。

而对于相应技术和资源的控制公司,中国也可以采用更加积极地手段或参股或收购,参与到产业链的上游中。这些都是解决核电危机的有效途径。

事实上,正是中国在对外技术和资源扩张中的低效率导致了今天核电这种尴尬的结局。随着核电的地位不断提升,中国埋下的苦果正在生根发芽。中国的核电事业才刚刚展开,便笼罩在了日本的阴影之下,如果不加以更正,只怕未来的道路会更加凶险万分。

许一力,经济学家,现任CCTV财经评论员。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代表网站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目的在于传递信息。

定西设计工服

安庆工作服设计

邯郸职业装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