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E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从草原儿子到姑爷的故事-【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6:47:00 阅读: 来源:PE管厂家

12年前,内蒙古大草原的学子吴文江考上了大学,却因交不起学费而到沈阳打工。不想,他却在这里遇到了恩人郑安宏。2年前,郑安宏在千金散尽之后,又身患癌症。不想,他却在命运的风雪中,倾听到了吴文江从大草原踏雪而来的脚步。

爱,还没有结束。2012年1月17日,辽宁鞍山,一对新人在郑安宏的泪光中结为夫妻。此前,他们以兄妹相称——新郎是郑安宏的义子吴文江,新娘则是郑安宏的独生女儿、硕士研究生郑丽丽。

草原儿子踏雪而来

2009年12月29日,内蒙古鄂尔多斯一所私立中学的语文教师吴文江,望着漫天的风雪,突然觉得该给义父郑安宏打个电话。他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这时,辽宁省鞍山市铁西区南华街“郑老爱心水果店”的电话响起,一个女售货员接了电话:“你找郑爸爸?他病了,结肠癌……”

癌!义父怎么突然病得这么重呢?吴文江的视线渐渐模糊了,10年前的一幕又浮现在眼前……

1999年8月18日,沈阳市八家子水果大市场,时年19岁的吴文江在这里挥汗如雨地做着搬运工。一个月前,他接到了内蒙古师范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可残酷的现实掐灭了他的大学梦。

吴文江,1980年生于内蒙古通辽大草原。他还有一个妹妹,初中毕业就选择了外出打工。因家境贫寒,吴文江主动放弃了念大学,去了沈阳打工。

这天,吴文江看到一个中年男子从一辆货车上下来,便知道他要进水果,立马凑过去:“大叔,我帮你上货吧。如果你时间不急的话,我想一个人帮你搬完,就想多挣点钱……”

“孩子,你咋来干这种苦活?不读书了?”中年男子说。

一句话,将吴文江的眼泪带了出来,他含泪说了自己的大学梦。然后,他就听见对方问:“学费是多少?”

吴文江回答说:“2700元。”

中年男子从包里取出厚厚的一叠钱,递给了吴文江:“这里五千元,你拿着,赶紧回去读书。往后的学费,我以后再给你续上。”

吴文江呆了!这位恩人就是郑安宏,生于1952年,辽宁鞍山人。

2003年7月底,吴文江靠着郑安宏四年来资助的几万元,念完了大学,在鄂尔多斯市这所贵族私立中学执教。

直到这时,郑安宏才同意吴文江去看他。到了鞍山,郑安宏的情况完全出乎他的意料——郑安宏惟一的“产业”,居然就是铁西区南华街那个被命名为“郑老爱心水果店”的小店,而他却已先后收养11个离异家庭的孩子或孤儿。

然而,也正是这群孩子“害”了郑安宏。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郑安宏可是当地响当当的富翁,1985年就买了进口轿车,拥有多处房产……1991年5月,他在水果市场看到一个8岁的孩子没人管,便将其收养。之后他不断地将流浪儿、孤儿带回家中,还资助了十多个贫困大学生,并成立了爱苗基金会,每月雷打不动往里面存几千元钱。这样的后果是:生意耽搁了,花在孩子身上的钱却越来越多,只能是卖房、卖车……1997年,妻子一气之下和他离了婚,并带走了惟一的女儿。

当年风光的大老板,就成了现在的小店主,成了一群孩子的爸爸。面对此情此景,吴文江重重地跪在了郑安宏面前,响亮地叫了一声:“爸爸——”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他还重塑了自己的人生。当得知郑安宏身患癌症后,吴文江不允许自己再犹豫,他必须马上去照料他。

立即向校领导请假。然而,当他要求请至少三个月时,领导犯难了:“我们理解你的孝心,但学校有规定,即便是丧假也只有一个星期。”当天,吴文江递交了辞呈。

2010年1月6日,吴文江办好辞职手续,回了一趟通辽老家。纯朴的父母尽管为儿子丢掉了一份好工作而感到遗憾,但终归还是理解了儿子,用父亲的话说,“你有两个爸。我只给了你命,而你的恩人爸爸却给了你命运。你去敬孝,是对的。”

是儿子就要担当

1月8日,鞍山,正在卖水果的郑安宏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文江,你怎么来了?”

“爸爸,你的病……”吴文江哽咽起来。

郑安宏赶紧把他叫到一边:“我不想治这病了,要花十来万动手术,还不定能治得好,还不如给孩子们多留点钱多读点书。还有,这个水果店是我和孩子们的命根,我要进了医院,没人管理,咋行?”

“爸爸,弟妹们的事,钱和水果店的事,你都别操心,有我在!这病你必须治,弟妹们都是孤儿,不能让他们再失去爸爸。”掷地有声的话让郑安宏的心暖了起来。

第二天,吴文江将郑安宏送进了鞍山市第四人民医院。经检查,郑安宏结肠上的肿瘤必须及时手术,否则癌细胞一旦扩散到脾肾,就可能只有半年的生命。

吴文江连忙拿出自己的全部积蓄8万元钱,给爸爸办了入院手续。然而,手术必须要病人亲属签字,吴文江只好紧急找回爸爸惟一的女儿郑丽丽。这天晚上,趁郑安宏睡着之机,吴文江拿过他的手机,翻到了郑丽丽的电话。

郑丽丽生于1981年,尽管跟随母亲生活,但她对父亲的感情很深。从东北大学金融系毕业后,她进入到沈阳一家外资企业做会计,后来考取了硕士研究生,两年前被派往上海分公司工作。愕然接到父亲生病的消息,郑丽丽当即辞了职。

1月12日,郑丽丽一到鞍山就直奔医院,只见一个高大的小伙子正在给父亲剥桔子吃。在父亲的介绍下,郑丽丽才知道,这个小伙子就是父亲的义子吴文江。

接下来的几天,吴文江晚上就陪在病房里照料父亲,早上很早就去买鲫鱼给父亲熬汤;还要去接5个弟妹(3个上小学,1个上初一,1个读幼儿园)。至此,郑安宏20年来总共已收养16个孩子,之前的已因成家或工作等原因陆续离开)上学、放学,检查他们的作业;还要挤出时间来管水果店里的生意。

在和吴文江一起接弟妹们放学回家后,郑丽丽目睹了父亲家里的惨境。楼上楼下两套出租屋,三居室给了孩子们住,还算是个温暖的家,而他自己住的单间简陋得不成样子,连灯都只是2瓦的节能灯,衣厨里空空如也,惟一像样的羽绒服还是离婚前买的。

或许最大的财富就是挂满屋子的奖状、奖牌,还有一本厚厚的影集——那是父亲20多年来资助、收养的遍布全国各地近百个孩子寄来的照片。

1月20日,郑安宏被送进了手术室。郑丽丽一直守在手术室门口向哥哥泣诉自己对父亲的愧疚。安慰的话早已说尽,吴文江只能拉着妹妹的手,默默祈祷上苍保佑爸爸闯过这次生命之劫。

郑安宏的手术非常成功。兄妹俩欣喜得相拥而泣……

接下来,郑安宏还需要做三个月的后续化疗,一个月内,他都不能下床,手术后最初几天,郑安宏便秘,吴文江便用手帮他排便。怕爸爸身上长褥疮,吴文江每天晚上都要给他擦洗身子。这些活最脏最苦,郑丽丽都不便插手,她感激命运给她送来了这样一个好哥哥。

郑丽丽想表达对哥哥的感激,便给他买了一件皮衣,还细心地挑选了一条围巾。第二天早上,郑丽丽推开门,竟见哥哥还躺在爸爸身边没有醒来,而他脖子上居然还围着她昨天买的围巾……

2010年3月1日,郑安宏出院。晚上,吴文江和郑丽丽张罗了一桌子菜,庆贺父亲挺过生命难关。

席间,郑安宏让女儿及5个弟弟妹妹一起敬吴文江:“孩子,我老在想,当年老天安排我们在沈阳相遇,最终目的是要送给我一个好儿子,让你来救我。”

吴文江憋了半天,说:“爸爸,它的最终目的应该是为了让我认识丽丽妹妹。”郑丽丽一抿嘴:“犯得着这么夸我?”

从儿子到姑爷

很快,郑丽丽就发现,哥哥可不仅仅只是想夸一夸她。

一天,南华街居委会杨文莲主任来看望郑安宏,笑着说:“小伙子对老爸都这么细心,对媳妇不知道该多好!”郑安宏笑了:“我这儿子还没对象,杨主任给他介绍一个吧。”

这时,郑丽丽发现哥哥的眼睛突然望向了她。瞬间,四目相对,郑丽丽的心狂跳不止。是的,哥哥一定是这个世上最会疼人的男人,而哥哥还没有对象……

为了证实那一眼对视的内容,当晚,郑丽丽趁哥哥送她回母亲家(因为父亲这边没有多余的房间,她只能到母亲家过夜)之机,试探着问:“爸爸的身体康复得差不多了,你也该回内蒙古工作了。”

吴文江的脚步突然停下来:“你,要赶我走?”郑丽丽不说话。

“我可以不走吗?我想和你一起,一辈子照顾爸爸。其实,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确信,我不能离开这里了……”

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郑丽丽含泪点头。刹那间,吴文江兴奋得快要晕眩。

然而,吴文江发现,第二天郑丽丽就闷闷不乐。一问才知道她把两人相爱的事告诉了母亲,母亲很反对,觉得吴文江家境贫寒,身为硕士的女儿,完全可以找一个更多金的女婿。但是郑丽丽却说:“无论阻力多大,我爱你的心,都不会改变。”

两人又去征求了郑安宏的意见。结果,爸爸既赞成又反对:“文江是个好孩子,你们能相爱,我没二话……但我不赞成你们留在鞍山守着我。文江,你带丽丽去内蒙古工作吧,那里是你的家乡,你父母就只有你一个儿子,不能被我‘霸占’了。”

给郑安宏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医生再三跟吴文江强调过,郑安宏的病不能再操劳,饮食也一定要有规律,这意味着他后半生都离不开人照顾了。

吴文江跟郑丽丽商量说:“爸妈的出发点其实都是好的,我们一定可以慢慢地将他们说服。先来攻爸爸这一关,你赶紧在鞍山找份工作,你稳定了,原本就支持我们相爱的爸爸,自然不忍心让我们分开,我也就留下来了。”

郑丽丽赶紧开始找工作。2010年7月,她进入到天山区人力资源保障局工作。这样,吴文江便以少了一个帮手为由,继续留下来撑起这个家。郑安宏手术后身体一直很虚弱,要打理水果店、照顾5个孩子,的确力不从心,只得听由吴文江的安排。

然而,9月初的一天晚上,吴文江的手机响后他连忙走到一边去接听。郑安宏悄悄走过去,只听见吴文江说:“……阿妈,你请原谅我,我不能离开这里,不仅仅是为了爱情,更重要的是……”

“那是父母在呼唤儿归!我怎么能跟人家抢儿子?”这个晚上,郑安宏对吴文江下了“逐客令”:“文江,你必须回家乡去,回头我再想办法让丽丽到你那边去。”见吴文江还要顶嘴,郑安宏火了:“你明天就得走!你要不走,我就带着一帮孩子走!”吴文江只得答应。

翌日早上,郑安宏要送吴文江去车站。一开门,眼前的情景让两人呆住了!5个孩子齐整整地站在门口,满脸泪痕,“哥哥,我们不让你走,不让你走……”

吴文江和弟妹们一起跪在爸爸面前:“爸爸,我不能走了!我父母其实只是观念问题,他们身体还算硬朗,我会说服他们的。”郑安宏的心再也硬不起来,“孩子们呀,他是想留下来的,是我在赶他。”吴文江就这么留了下来。

过了爸爸这一关,接下来是母亲,国庆节期间,郑丽丽第一次把吴文江带回了家。看到高大帅气、知书达理的吴文江,母亲对他本人没有二话,心头的疙瘩还是女儿将来的人生,毕竟眼下吴文江连工作都没有。可是,随后发生的一件事情,改变了母亲的想法。

郑丽丽切菜时不小心割破了手指,吴文安飞奔着下楼去买来创可贴,贴上去之前,还要用嘴先吸干手指上的血渍。

母亲感动了,这哪是恋人间的爱,分明是父亲对女儿的爱——女儿很小就和父亲分开,找一个像父亲一样疼她的男人,不正是她的福气吗?就这样,母亲也答应了。

2011年春节,在郑安宏的要求下,吴文江带着郑丽丽回了老家通辽过年。吴文江的父母本来的确对儿子“远嫁”他乡有些不舍,但见了郑丽丽,他们的心一下子释然了:“儿,你的命真好,在落难的时候遇到了恩人,给了你好的人生不说,还把独生女儿都给了你。你可一辈子都要好好对丽丽。”

一切都妥妥的了,吴文江可以安心地留在鞍山。7月初,见郑安宏的身体恢复得很好了,吴文江这才打算去工作。

不久,他就应聘到了鞍山市职业技术学院任教。此后,他和郑丽丽商量,两人轮流着回家看爸爸,必须保证每天都有一人在爸爸身边呆上一会儿。

2012年1月17日,吴文江和郑丽丽的婚礼在鞍山一家小酒店举行。音乐响起,5个弟弟妹妹手捧烛火,一起为哥哥姐姐祈福。而吴文江从爸爸郑安宏的手里接过一根长长的蜡烛,寓意他将接过爸爸的担子,肩负起照顾弟弟妹妹抚养他们成人成才的使命。

爱传承着爱。这个千回百转、荡气回肠的大爱传奇没有结局,它会沿着爱的轨迹,永远照耀前方……

济南治疗黄褐斑好的中医院

三代试管还做羊穿吗

天津治皮肤病哪里效果好

广州做试管的费用要多少钱